Entrées par Super User

竹葉

這幅豎軸按巧妙漸進的佈局,在整幅高度用單色水墨畫出一叢竹梢。近景竹葉墨色濃重,遠處則筆觸清淡,暗示霧氣飄渺。竹子作為有象徵的植物,枝葉與筆劃線條相似,歷來令書法家感興趣。 從宋代起,竹子更是美譽橫溢。在元代,道家派畫家,如吳鎮等皆讚賞植物美德,並以此寄情寫意,與自然交融。竹子堅韌常青,彎而不折,淡泊自持也是儒家道德的象徵。江南文人比他人更願意向新道學及儒學敞開心懷。 元代文人畫家繼續宋代文人的發展趨勢,回頭面對過去,再次肯定其文化遺產及自我身份。迎合徽宗皇帝口味的宋代院體派走向末路,使文人畫達到高潮,成為藝術家抱守自身氣節和文化的工具;同時也是在外族統治之下,情願隱居避世階層的一種表現方式。脫離院體工筆寫生繪畫,這類畫家弘揚筆墨寫意,選取接近書法的筆法,將文字和圖像皆用於表述情懷。從此在繪畫中,此種常伴有詩詞的寫意形式,用個性化的表達方法提供一種新的抽象語言。 如想進一步了解,請查閱中國藝術目錄。

羅漢像

羅漢原意是指親自聽過佛法之佛弟子, 覺悟得果位者。這尊手持佛珠,莊嚴沉思的羅漢塑像,實屬罕見。其表情專注安寧,驚覺而剛毅。造型高大均衡,體態及所披袈裟維妙維肖,是遼,金時代人物肖像高度個性化的特殊表現方式,從中也可看出與唐代寫實傳統的直系關系。把這尊塑像和北宋版畫羅漢相比,可認證他是耽没羅跋陀,佛的第六弟子,曾被派往錫蘭。 這件作品融合了前代祭祀土俑的雕塑藝術和陶瓷藝術中當明器用的三彩技術所成。這尊雕塑屬於一組大型羅漢像中的一件。上世紀初,可能是在北京南部,離易州不遠 ,不得建在山岩上的“八佛窪”裡發現的。所有這些塑像共同點是均顯現為大徹大悟的聖者,並用岩石形底座影射其喜愛的打坐場所。本雕塑創作仍忠實於晚唐藝術,但帶新的寫實主義 , 同時代山西雲崗和甘肅的雕刻具有類似風格。這些雕像證明了為所謂“蠻族”王朝所佔據的中國北方,當時是一個興旺的佛教文化中心,抛離了“正統”中國的宋朝。 如想進一步了解,請查閱中國藝術目錄。

立馬

驅體健美,四腿強壯,眼皮顯著,下頜幾何狀,鼻孔張開,諸種因素,使此匹塑馬氣派異常生動。其形態線條彎轉起伏,堅定連貫,宛如一筆畫出。作品英俊傳神,表現出四川特點。漢代與中亞各民族接觸頻增,得以發現新的良種馬,其中,最令人愛慕的是飛快的大宛駿馬,它們喚起藝術創造的靈感,使塑馬更加完美,動人。不過,這種創造並非僅限於某種單一類型,而通常是理想化的結合,保留中國駿馬豎耳,凹面,凸眼的特徵,昂首揚頭的雄風又反映出阿拉伯坐騎。 這件作品採用雙瓣合模,赭色的土原料,未燒透且易碎,保留其原有風貌,為四川地方作品的特色。 此件塑馬很可能是一組明器中的一件。馬匹是顯貴的象徵,因而在上層人物墓中出現。漢代墓室裝飾及其陪葬器反映死者存有繼續享受生活的願望。這些明器因而代表了死者的世界 , 充滿驚人的動感和簡要的姿態。 對有些家族來說,這是公開表示孝道,按儒家的倫理把死當作連接存亡兩界的樞軸,陵墓構成一個交界處。 如想進一步了解,請查閱中國藝術目錄。

高髻女俑

這個宮庭貴婦俑帶有盛唐風格特徵,彩繪保存良好。一條高至胸口,印花的深藍長裙,包住豐滿的身材,上罩尖開口小衫,寬袖飄舞。光彩溫柔的蘋果臉和柳葉彎眉與高聳的盤髪和諧相映。這一組風格鮮明的女俑,斜首擺臂,表露出一系列常見的神態,賦予壯健的軆格驚人的活力。輕微扭轉的腰肢,胖胖的面頰,濃妝細描,奇異的髪型過度誇大了前代的風格。 此類陪葬陶俑採用雙瓣模具製作,低溫燒後再敷彩而成,通常成群排列在唐代陵墓甬道的壁龕上,起美化作用。在這個時期,陶俑發展出寫實性及表現力的風格,失掉了從戰國以來所具有的神奇效能。 女人形態豐腴的時尚,被認為源自唐玄宗對楊貴妃這類美女的鍾愛。考古未證實這種傳說,然而至少從740年起,此類風格的圖畫倍增。女俑長裙的圖案與一幅斷代848至907年間敦煌畫中一女供養人所著裙飾類似,暗示出這是玄宗死後最後一批製作的陪葬俑之一。 如想進一步了解,請查閱中國藝術目錄。

玉龍珮

這塊大的綠色軟玉片,為回首之龍,體上留有埋藏遺痕,幾處略鈣化。寬大呈弓型彎曲的龍身,佔構圖的中心部分。龍體旋轉迴繞,圖案既有氣魄,又對稱嚴謹巧妙。沿龍體邊緣刻出一簡練的線條,頭,爪部分刻劃線條則較多,增添了龍的生氣 ,與龍身遍佈均勻的“糓粒”圓渦紋成強烈的對比。玉片頂端附有一個懸佩孔。 這類玉珮出現於戰國時期,其來有因 : 在與中國北方邊界民族越來越頻繁的接觸中,透過後者 , 引入中亞和闐所出產這寶貴的原料 , 再次激發玉製裝飾品的飛躍。西周時,由於本土原料缺乏,減少祭祀玉器生產,而使玉製首飾獲益。這種由客觀條件所迫而造成的趨勢,並未因進口玉料而得以改變。因為玉飾在原有的功用上,又增添了吉祥不朽及人性道德的象徵。龍是東方的標誌,東方意味自然之復蘇,這種美德,使龍形裝飾變得無所不在。 先被稱為“蠶紋” , 隨之“糓紋”的圓渦紋飾是楚國的創造,此類特殊的龍形圖案似乎也同源,在安徽和湖北出土幾件相似的玉器。 如想進一步了解,請查閱中國藝術目錄。

秦始皇陵

圖片上這個遺址,就是1974年發掘出近六千個兵馬俑的秦始皇陵。它的重要性已被謝格蘭考察隊注意到,並於1914年2月16日即開始著手測量陵寢。本遺址發現豐富,來自厚葬的習俗 , 後者是中國考古學的基礎之一。謝格蘭考察小組這一早期發現可説是出秦始皇陵發掘的前鋒。 謝格蘭為醫生 , 屬於二十世紀初期,那批環遊世界旅者中間的一位。1909年他動身去“我的首都”北京,居住四年多後,1914年因一次大戰爆發返法。本照片為1914年在中國的考察使命所拍。考察隊此行的目的具有地理和考古意義 , 同時記錄測量一些鮮為人知區域的地形。 謝格蘭在這次與愛德華 • 沙畹(1865-1918年)合作的考察中,除留下筆記外,還有速描和一些大型雕塑的照片,透過他在光線和取景顯出的天賦,使其成為中華帝國末世中最具才華的攝影家。中國在他的眼裡變成:“和諧差異之典範,世界多樣化之縮影”。謝格蘭的貢獻不僅限於考古領域,作為一個詩人,善於從歷史中獲取靈感,揮筆寫下新穎的小說,“天子”及詩集“古今碑錄”等作品。 如想進一步了解,請查閱中國藝術目錄。

酒壺

此壺輪廓瘦長,呈梨形。材質為鎏金銅 , 紋飾鎏銀 , 構成三道橫向群山雲氣圖,為神話仙境之象徵,人們當時想像神仙住在遙遠的島嶼深山裡,飛翔於廣濶的天空中。此類題材屢見於漢代,如馬王堆彩繪漆棺上,山裡雲中住滿仙人奇獸。此壺裝飾相對地儉樸,似屬北方樸實的風格,但不失其華貴。 中國早已採用汞合金的鎏金工藝,漢初又增加了同様方法的鎏銀工藝,金銀相間 , 創出悦目的對比效果。當時人們好像更喜歡銀底金飾,相反的做法,出現稍晚。正因如此,吉美博物館的這件壺不應早於公元前二世紀。 壺上的六環吊鏈固定於两端呈馬頭形的柄。壺底銘文為;“關邑家,銀黃塗壺,含二斗及蓋,並重一斤四兩。”吊鏈壺出現於公元前六世紀,似乎從遊牧民族那裡得到啟發。MA1076號壺屬於最後一批銅酒壺。未過多久,即被彩繪陶壺所代替,陶器價廉,又適用於陪葬,青銅禮器消失應屬必然。 如想進一步了解,請查閱中國藝術目錄。

騎駱駝俑

這頭大夏駱駝有特色的皮毛,是按照出現於六世紀的超寫實風格來處理的。在中國,駱駝陪葬俑劇增,起於北魏,唐代達至極點,數量眾多。不過人貨倶在實屬少見。而這頭駱駝上的物品更是超乎尋常。 駝背鋪有橢圓形鞍毯,兩側各加長馱板,一對裝滿貨物的大虎皮袋載於其上,前方另掛有用繩相連的兩個袋子,想必是沙漠長旅中不可缺少的鹽。 與眾不同的還有那個看起來很硬的小包,似乎是皮囊和一把長柄鐵勺。駝夫疊腿端座,手持韁繩(今已失落),體態豐滿,穿中亞式服裝,翻領寬袍,長褲,尤其是額前打結的頭巾,使人想到他更像一個貴霜人,而不是吐魯番人。盡管其它的駝夫俑,馬夫俑多。 中國人從未冒險馴騎駱駝,然而卻飼養並雇用西方駝夫。駱駝是將各種異國產品運到蘭州,洛陽,長安不可缺少的因素,也是事業興旺的象徵。大概基於此種理由,它才陪伴死去的富人直至終舍。 如想進一步了解,請查閱中國藝術目錄。

百花樽

此瓶由幾百朵菊花,蓮花,石榴花,牽牛花,牡丹,百合,玉蘭,玫瑰交錯匯成,故曰“百花樽”。花卉形態逼真,色彩略呈暈影,立體感極為鮮明,表現出敏銳的觀察力。再加上豔麗的琺琅彩絕妙地運用,營造一種層出不窮的印象, 最終的效果宛如豪華的錦緞,這反映乾隆喜好模仿不同材料之意願, 就如仿玉,青銅,絲綢一樣。但極力追求技巧卻時常損害作品的統一性。另外,此花瓶低肩凸起,底部寬大,反映乾隆時期瓷器的造型,逐漸失去優雅。 在技術方面,這件花瓶實在非同凡響,運用粉彩繽紛的顏色系列: 來自卡素斯大紅的氯化金 , 銻酸鐵的黃 , 氧化銅的綠,不同密度氧化鐵中提煉出的桔黃等各種顏色,將其混合在含鉛和二氧化硅的釉內,然後置於八百至八百五十度的馬弗爐中復燒。 此千花瓶像火花最後怒放般,代表了中國陶匠具創造力末期所展現出壯觀繁茂的景象。 如想進一步了解,請查閱中國藝術目錄。

玉杯

這件重要玉器是明代雕刻藝術的見證。杯足低矮,體呈圓形。玉體白透,紋理清晰,質感明麗圓潤。雙螭相對組成杯耳,螭口及爪抓牢杯沿,螭身則拱住杯腹,彎旋飛舞。體上爪部精雕細刻的環紋暗示螭鱗,表明尋求寫實。兩螭動態完美和諧,起伏翻轉,使杯體生氣昂然。 玉是極為堅硬的材料,可將金屬工具變鈍。製作這件玉器,要用磨沙,時而加水,必備鋸,鑽頭,金剛石磨等工具。這可謂此項工作永不改變的祕密。 此杯是一件文人書房所用的仿古玉器。從宋代起,社會精英好古的品味促興帯動仿古紋飾的玉之重現,例如漢代玉器上的螭紋,此仿古風持續至明代。不過,訂購者特别喜好造型新颖流暢,能顯出紋理晶瑩的玉器。 這件玉杯矯揉造作的風格,後來被中國“象牙白”的首創者,十七至十八世紀在歐洲享有盛譽的德化窯仿製過。另外,這件螭杯也是珍貴玉器進入歐洲的見證,它先為紅衣大主教馬薩林所有,後納入路易十四典藏目錄中第八十號。 如想進一步了解,請查閱中國藝術目錄。

漆櫃

大櫃原為一對,上置箱子,用來存放冠冕。連成一體,這組家具高達三米,用以配合宮殿的高度。櫃面象徵帝王的龍紋,彷彿從魔鏡中飛出。龍身彎曲,面目威懾,整體結構緊湊,是萬曆時期的風格特色。漆匠按櫃面所處方向,在裝飾上作出巧妙處理。背部畫出鄉間和家居情趣,十分閑逸;兩側紋飾分佈細密;正面則為莊嚴權威的圖案。 櫃板用燕尾榫銜接,插進橫梁,安裝在大塊整料木材做成的框架上。鎖飾在兩扇門上各佔一半。木料大致先經過塗料,然後貼一層布,再反覆髹黑漆,蔭乾,最後打磨推光,形成平滑的底面。不同的金飾,現已半損,原先按萬曆年間慣用的技法,將紅料固定在作底的黑漆面上, 之後再以巧妙的漆筆描金,每道程序,均要磨光。 由於這件漆櫃體積龐大,裝飾繁華,很可能曾擺設在宮庭內。在中國住宅中,櫃子是一件主要的傢俱,儉樸的造形表明其首要功能一直是用來儲存,因此櫃內常設隔板,有時也帶抽屜。 此件漆櫃精工細繪,質量高超,非比尋常,表露出明代宮廷講究豪華之嗜好。 如想進一步了解,請查閱中國藝術目錄。

銀盒

這個方盒底邊外延,盒蓋向上斜收,反映出唐代審美觀(618-907),尤其是法門寺系列的舍利函。這種影響也表現在紋飾主題的選擇上,比如盒蓋上捶揲突出的四個半人半獸,吹笛的迦陵伽(伎樂或供養天)。四周盒面有八個在雲中起舞的飛天,所展現的是大乘樂土的圖象, 風格類似九世紀敦煌的繪畫。除了這些與佛教相關的內容外,盒上可見到鴨子,仙鶴,鳳凰,鹿和龍等禽獸圖案。 遼人並不尋求革新圖像之内容,相反地,卻與札根在佛教的傳統價值緊密聯在一起。佛教成為聯結中國北方五十二個部族的向心力。 這個逐漸定居下來的騎馬民族,宋代(960-1279)精緻的文化給他們留下深刻印象。他們憑借強大的軍事力量,數次戰勝鄰近這個大國,並迫使其進貢。此盒是否爲貢品還是向在遼或宋領域的中國金銀工匠所訂購,現仍難定。盒內刻有如下銘文:“文忠王府大殿祈福祈壽用皿宣徽南院行宮都部署諸臣合貢吉金造成太平四年三月廿又九日進。” 如想進一步了解,請查閱中國藝術目錄。

鹿形鼓架

中國 湖北 楚國(公元前5-3世紀) 公元前五世紀 彩漆木雕 高:60釐米 MA6272 [texte] => 這隻臥鹿,腿蜷於體,頭呈卵形抬起,鼻尖似嗅空氣,極為自然。鹿用漆木由三部分組成,上插一對化石長角,留有彩痕;右側後身,有一圓盤,作為鼓;身軀上飾水珠狀圖案,屬常見於南亞的鹿類。 這件藝術品的真實性,可能出於忠實再現鹿吉祥特徵的願望,從而保證此器神奇的功效。鹿頭靠楔子與軀體相連,杏仁雙眼拿鑿子刻劃,嘴縫用鋸拉出,分開的四肢由橫口斧砍成。背部有幾道裂縫,是長久留在潮濕處所致。 色彩變暗,但無大損,歸功於由水銀硫化物為主要成分的紅染料,使腐蝕減緩。在江陵雨臺山十號墓發掘出來一些同類的模型,均屬鎮墓獸。這些風格極為冩實的陪葬品,在所有場合都是尋求以鹿角為媒介,將巫術和死者的靈魂聯在一起,而轉世的儀式中可能伴有鼓聲。從線條走向寫實,這類動物的出現,反映了楚國獨特神奇動物緩慢的演變過程。在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統一中國之前,楚國是一個獨立的王國,佔據南方大片區域,為戰國七雄之一。 如想進一步了解,請查閱中國藝術目錄。

三羊首鬲鼎

此陪葬鬲鼎,主體由圍成一圈的三個羊頭構成,每隻各由一足支撐。外形六只羊角互相連接。羊頭朝三向極度擴展,使結構頗有氣勢。 公羊是具有魔力的動物,在新石器末期,常被作為葬禮的祭品,羊頭埋在死者身邊。對立體實物感興趣,出現於商代殷時(公元前12世紀),當時在長方形青銅器及從陶器衍生的圓形器之後,進而又增添一系列獸形器。 乳狀三足器是中國容器中最古老的一種,很實用,這種發明使食物與火的接觸更佳。 這件作品借助陶模塊範法鑄成,裝飾恰如其分地利用接縫的稜邊,呈現極好的節奏感。 作為權利實際的象徵,青銅器在商代達到前所未有的華麗,因為帝王對祖先的崇拜開始在政治和宗教活動中佔據優勢地位。祖先列入神靈的世界,如受到尊崇可為活人祈福。因此之故,祭器介於現世和神界之間,賦予王權合法化,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能够開採及運送青銅器製造所需的材料反映了商代複雜的國家機構和強大的中央集權,同時意味著從那個時代起就已擁有遼闊的領土,秩序的維持及强大的經濟能力。 如想進一步了解,請查閱中國藝術目錄。

象尊

這只大象 , 長鼻上卷,四腿直立,是一個盛酒容器。內空,可從背上開出的方口灌注。原有蓋,現已失存。腹部上有淺浮雕的饕餮飾帶 , 底佈滿雷紋。這些圖案逐漸被出現於耳,鼻,腹,腿部的鱗紋所代替。強調動物立體造型,裝飾衰减,是中國南方湖南作品的一大特點。中國南方地區性自主獨創的意願明顯化, 擺脫殷都河南安陽通用的標準 , 甚至影響到北方官坊的創作,婦好墓中發現的玉象即為證明。 青銅器的造型繼承泥陶藝術,紋飾則承接玉器雕工,由耐高溫陶模分範鑄成。此件接縫處 – 沿著象腿,腹部留有明顯凸出的範線痕。 尊通常指一種盛酒器,從高杯形到獸形,不一而足。舉行正式祭祀儀式時,君王用其祭天,祈禱宇宙運作和諧。商代人完全能領會這些用稀有材料鑄成的器皿所含有的神奇意義。青銅禮器很快就變成王權合法化的保證。因此之故,青銅器形狀繁多,在祭祀典禮時,可多達五十餘種,以表示正重豪華。 如想進一步了解,請查閱中國藝術目錄。

玉琮

這件玉琮外呈方柱型,內空筒狀。方中套圓,邊角連續分成七節,帶面飾 , 確切含義,尚未確定。其形狀可能衍生於管狀珠子或手鐲之類裝飾品。用途則明顯與禮儀相關。 玉琮出土時常在玉壁附近,分別代表地與天。因此,琮本身不僅是吉祥之物,而且也是可與神靈溝通,驅逐邪氣的有效工具,它透露出一個與之密切相關的因素:即薩滿。 這件作品需求製玉技巧,成果來自一番極為艱辛的操作。在尚無金屬工具的時代,此類堅硬的材料,僅憑砂,磨擦,旋轉工完成。 玉超越一件單純的通靈物器,它反映出新石器時代傑出的領袖對超經驗事物的關注。玉琮是在良渚文化一些特殊人物的墓裡發掘出來的,可能是代表世俗及精神上的重要人物,擔負氏族首領和巫師一類職責。這些玉器與紅山文化(公元前3500-2500年)不同,從這個意義上講,它們不僅扮演一種神奇的角色,似乎也是為肯定權威而製造的。另外這種將圓形插入方形的做法,也給後世留下重要的遺產,在後來的建築物,如漢代明堂的外形中,人們又見到它的影子。 如想進一步了解,請查閱中國藝術目錄。

玉豬龍

玉豬龍是件神奇的創造。龍體環繞,中間形成孔狀,頂部為豬首,雙耳豎立,兩眼滾圓。吻部扁平,有多道皺紋。這件豬龍雙獸結合的玉器,反映一個畜牧和農業共存的社會。 古玉帶有銹色斑痕,屬於軟玉類,十分堅硬,之後在十八世紀,中國人用翡翠來代替。若無金屬工具,玉器製作工藝頗為艱難,需用各種磨玉砂,拋光,打磨 , 除花費氣力外,也要本領高超。 玉這種特殊的材料不僅顯示持有者的高貴,同時也令其所代表的事物更為崇高。還有玉材持久不損,也有利於將遠古的造形傳至後代。 中國新石器時代的特色在於賦予玉器重要的地位:位於東北的紅山文化(公元前3500-2500年),其主要遺址為發現玉豬龍的牛河梁(而東南部,以浙江一帶為軸線的良渚文化,則明顯以玉琮來表示文化特徵)。幾批帶一致性的出土文物,揭示出紅山文化特有的母系社會:在玉豬龍附近,找到一些像似孕婦,形體寬大的泥塑。其中,有的是在神廟中發掘出來的。考古學家推測這些塑像是被作為母神來崇拜的對象,與生育繁衍有關,保証族羣的生存力。 如想進一步了解,請查閱中國藝術目錄。

雙耳尖底瓶

此雙耳瓶呈紡錘型。收縮的頸部垂至微圓的腹間。瓶體下部錐狀,柱形瓶頸上方略凸,瓶口狹窄平整。中部雙耳對稱,表面有深度繩形等距斜紋,可能是用陶製印板拍打而成,也可能由帶凹溝紋或包覆繩索的木筒滾出。 此瓶僅用一單泥條盤築作成,內外經過光滑處理。繩紋部分的胎土表皮脱落 , 燒製後,外觀質感粗樸,呈粉紅色,其餘部分則表面光滑,呈桔黃色,形成鮮明對比。瓶身表面粗糙 , 易於把持,頸上端的凸節及雙耳,則便於河中取水和攜帶。 這種半坡類型特色的尖底瓶,自渭水流域起,廣泛分布於河南,河北,內蒙古,山西,陝西北部等地。一直延續到馬家窯文化(公元前3800-2300年)時期。此件屬於盛液體一類之器皿,與在此之前的老官台文化(公元前5900-5000)相比,有顯著進展,證明當時生活集中於村落,同時活動已多元化,如農業活動,用水需要大增。 如想進一步了解,請查閱中國藝術目錄。

梅瓶

對元代瓷器來說,這件梅瓶提供了罕見,有意義的見證。事實上,世上僅有另外兩件與其相仿,一件存於北京故宮博物院,一件在揚州博物館。瓶體輪廓雅典,肩部寬大,底足狹小,外表一色,忠實於來自宋代的審美標準。腹部白釉飛龍精雕細刻,小頭,細嘴,長頸彎曲,背上有刺,足為三爪,通體深色鈷藍,皆屬元代特點。大概供官方使用。 瓷石中配以大量的高嶺土,可在一千三百五十度高溫下燒製,瓷體堅硬,碎片鋒利,白色純淨。鈷是極少數能承受此高溫的顏料,因而給瓷器帶來這種卓越的藍色。景德鎮所產白瓷,表面細膩潤滑,天然資源豊富, 不僅盛產高嶺土,兼之靠近南部海港,為其後來發展,提供了決定性因素。 元代促進瓷器出口,產品銷至東南亞,日本及遠東。蒙古統治者決意擴大瓷器的經濟生產密度,並在十四世紀,創建前所未有的窯坊集中以及合理的組織。鈷藍釉與白瓷的結合,得以產生一種新技術,導致瓷器的新發展,最終成為代表中國的一種標記。 如想進一步了解,請查閱中國藝術目錄。

蓮花盞

這件帶波折的盞,柱狀高足,材質完美使優雅的造型顯得更加姣好。從盞的形態,可看出隨著佛教進入中國,異國的影響再次興起,例如象徵純潔的蓮花,由之衍生出眾多的圖飾和形狀。此盞作蓮瓣樣式,高圈足外撇,源自唐代仿採中亞金銀器的造型。盞下用毛筆紅漆行書落款:杭州,丙午年。 本盞以塗膠楊木做成薄胎,用牛骨膠和生漆黏合接縫,包上細布,刷多層黑漆,每層漆皆精心加以均勻厚度,最後用細石磨光。 盞的用途尚未確定,極可能屬於一套高級餐具。然而,它與同期金銀器及汝窯產品的相似,表明當時裝飾的主題不取決於材料,也不依附於特定的技術,重要的是,時代的競爭氣氛,不同材料的相互影響,使藝人充滿生機活力。 如想進一步了解,請查閱中國藝術目錄。

雙鳳嘴注壺

此壺大肚球狀,頸部帶有節,青綠釉下,通體剔花。這種宋初耀州窯青瓷特有的剔花,一般很深。最深者可達五毫米,釉在圖案邊緣凝集,將形成的陰暗之處與浮凸的光亮部分化為巧妙的對比。 此壺先用竹刀在預製的灰泥素胎上剔出花紋,然後浸入釉中,接著放進一千二百五十度的窯內燒。上釉多層變厚,經過燒製,呈現出橄欖綠的色調。 可能因為這種色澤的對比,加上精緻的做工,使耀州窯在宮廷器皿中占據一席地位。此壺流呈雙鳳形,鳳凰為皇后的象徵,可以設想是專為皇宮而製作的。 此壺所運用的裝飾及造型,在風格上仍接近金銀器,是唐代採納中東金屬藝術所留下的遺風。然而也反映出瓷器擺脫金屬影響的演化過程,逐漸走向屬於自己的形態和圖案。此類釉色瓷器在宋初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在屬越窯的祕色窯之後,作為前鋒里程碑之一,使瓷器成為桌上器皿,與金銀器和漆器具同等地位,值得上流社會收藏。

Visite virtuelle du sanctuaire de Kotohira-Gu

VOIR LA VISITE VIRTUELLE Dans le cadre de l’exposition « Konpira-san, Sanctuaire de la mer-Trésors de la peinture japonaise » (Du 15 octobre au 8 décembre 2008), le musée Guimet présente une visite virtuelle du sanctuaire de Kotohira-Gu. Les onze salles qui composent les deux bâtiments (l’Omote-shoin et l’Oku-shoin) ont été modélisées en 3 dimensions. Le sanctuaire […]

Panthéon bouddhique

Version haute résolution conseillée avec une connection rapide (ADSL ou cable) Version basse résolution (conseillée avec une connection par modem) Cette annexe du Musée Guimet est située dans l’ancien hôtel particulier d’Alfred Heidelbach (1852-1922), banquier, président de la chambre de commerce des Etats-Unis à Paris. Construite en 1913 par l’architecte René Sergent, cette demeure est […]

History of the Sound Archives Department

The Museum’s music section was officially established in 1933 at the instigation of Mr. Philippe Stern, at the time Assistant Curator. Well aware of the inevitable process of acculturation already affecting some of the most ancient Asiatic musical traditions, Philippe Stern decided to conserve their tenuous existence for posterity by creating a sound library specifically […]

General map of the Yellow River and Grand Canal

This map charts the course of the Yellow River (Huang he), its source, mouth, and tributaries, as well as mountain ranges and cities. The river’s source in the Kunlun mountains features on the right-hand side of the beginning of the scroll, together with the canal linking the Blue River with Beijing. Each city is symbolized […]

Printed book in Manchu

This work, one of the very earliest printed books in Manchu, is a compilation of twenty-one episodes dealing with Chinese history, and more particularly the history of the Jin dynasty (1115-1234), ancestors of the Manchu Qing dynasty (1644-1911). A few brief notes on Buddhist and Confucian ethics have been appended. The text, written in ancient […]

Uigur translation of the life of Xuanzang (602-664)

This manuscript, acquired from the David-Weill donation collection with the support of Aline Mayrisch, contains passages from the biography of Xuanzang, one of the most famous translators of Buddhist texts from Sanskrit into Chinese. It is in fact the translation of a Chinese work into Turkish, using an alphabet derived from Aramaic via Sogdian, by […]

Maiguruma Haikai

This collection of haiku, or short Japanese poems consisting of a single 17-syllable verse, includes a series of works compiled by Kawase Kiei and engraved by Yoshida Gyosen. The photograph presented here shows a work by Hanabusa Ikko. The combination of poetry, illustration and calligraphy, all adopting a common creative technique, contributed to the success […]

Complete works of the first changkya khutukhtu (changkya khutukhtu gsums’bum)

This work, the title page of which has a foliage decoration, contains the full edition in seven « sheaves » of a Mongol translation of the complete works of Nag-dban-blo-bzan-chos-Idan, first changkya khutukhtu (1642-1714), wood-block printed in red ink on paper in Beijing in 1727. Bibliographical information in Chinese, such as the « standard title », sheaf number, continuous […]

Dhammapada

This manuscript contains the commentaries on the Dhammapada « The Verses of Truth » attributed to Buddhaghosa (5th century), the greatest Buddhist commentator in Pali, along with a paraphrase in Burmese. It consists of a sheaf of 484 ollas protected by two 2 cm.-thick boards each pierced with a hole. The boards are made of black lacquered […]

Gitagovinda

This is the original edition of Jayaveda’s pastoral poem, the Gitagovinda, celebrating the loves of Krishna and Radha. The oblong-format work, consisting of 36 folios, is printed on paper in seven lines of Nagari script per page, and the foliation is indicated in the left-hand margin on the back of each page. The volume features […]

Kisah Palayaran Abdullah

This work, an original edition with a period red leather half binding, was printed in 1838 (Hegira 1254) in Singapore on the presses of the American Mission. The author, a writer nowadays regarded as the father of modern Malay literature, recounts the journey he undertook in 1838 on the eastern coast of the Malacca peninsula […]

Honzo zufu

This work, the preface of which is dated Bunsei 11, or 1828, is a treatise on flora, adopting the plant classification of Li Shi zhen’s Pents’ao kang mu (Benzao gangmu) published in China in 1596. The specimen in the library consists of 87 fascicles (out of the 91 published); certain volumes are wood block printed […]

Rtag grol

This manuscript of a work by rMa-ston srol’jin (1092-?), dealing with ritual, consists of 161 oblong folios with 5-line texts on either side of each page written in gold ink on a 6.5 x 28 cm black ground. The folios have a protective cover and the flat outer cardboard surface has a hollowed-out cartouche on […]

« Snow Goggle » Dogu

The large, horizontally slit eyes of this statuette have earned it the name of « Snow Goggle Dogu » as their shape is reminiscent of the eye protections used by the Inuit against reflected sun on snow. According to another interpretation, they represent closed eyelids, linking the Dogu to the world of the dead. The head has […]

The Musashi Plain (Mushashino: Tale of Ise)

These three prints depict an episode from the Tale of Ise (Ise monogatari), in this case the flight of the illicit lovers. The couple, hiding among the reeds in the Musashi plain, is lit by the rising full moon, magnificently represented in pulverized white mica. This particular scene shows the discovery of the loving couple […]

Writing case (suzuribako)

The decoration on the lid depicts a garden and a pavilion where Prince Kaoru is meditating, sitting beside his writing case. As a counterpoint to the latter, mountains rise in tiers against a hirameji ground, suggesting twilit distances in the manner of landscapes in Yamato-e style paintings. In the foreground, chrysanthemum and campanula stems bend […]

Daruma Meditating

Forsaking anecdotal details or a frame around the principal image, the artist Hakuin has achieved a pure expression of meditation: that undertaken by the first Zen patriarch Daruma (Bodhidarma) who sat facing a rock for nine years. The abstraction of the silhouette, sketched with a swift, confident brushstroke in the manner of an ideogram, conveys […]

Fugen Bosatsu and the ten Rasetsunyo

This painting depicts the bodhisattva Fugen (Sanskrit Samantabhadra), his hands clasped in a gesture of prayer. He is arriving on a cloud astride his traditional mount: an elephant (rokuge byakuzo), whose six tusks symbolize the six cardinal virtues of Buddhism. This bodhisattva incarnates Practice or Application and appears here- against a plain ultramarine background -as […]

Sho-Kannon Bosatsu

This religious image portrays the Great Being of Compassion, the bodhisattva Kannon. Standing on a plinth representing a lotus flower, and holding in his left hand a stem of the same flower, the Buddhist symbol of purity, the effigy corresponds to the early iconography of this great bodhisattva, especially revered in Japan in the latter […]